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茶社

时间:2018-09-08 度过了盲目蠢动的青年时代,我渐渐步入在外人看来应该是比较稳重的青中年时代,那年我不觉已经30岁,生命在我的眼离好像变的色彩少了许多,每天被人情、交际、社会、家庭搞的晕头转向,性格里的稜角也越来越圆润,可是骨子里的浪漫依然存在,只是多了一份圆滑和成熟。
我在一间有400人的机关里工作着,生存着,麻木着,每日的应酬很多,结识的人也很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心理的麻木使的肉体愈发敏感起来,过往的人们在我的记忆里很快就散去,我记不得谁,可总有人记得我,他们经常在猜测我,并想了解我,很有一部分女人却想溶入我的生活,我知道,我刻意和她们保持着距离。
生活的经验告诉我并指示我,我变的越来越喜欢成熟的已婚女人,不仅是她们有着良好的背景和良好的技巧,更重要的是能够让我在征服她们的过程中享受一种从贞洁走向淫蕩、坚定走向迷离的原始情慾。
机关是道貌岸然的代名词,不说那些个一个个官相的蠢男人,那里一个个清高、美丽的女人总有一种说不清楚的魅力。
我喜欢与她们度过一个个销魂放纵的黑夜。
可我总是不主动向那个女人表达自己的感想和想法,我需要的是完全的被尊重和认可,我需要她们的勾引,那样才会在激情的过程里感受她们的真实放纵。
不过,有个美丽的女人,我对她却有另外的想法,因为她是我们这里机关最高长官的情人,我很早就听大家这样说,不过我也懒的去考证,我不喜欢了解别人的私生活,我只注重自己的感受,我大意自己的想法会努力去完成且达到的。
她离婚了,男人和一个可笑的女人跑了,据说,哪个女人很丑陋,我不得其解,她的男人一定是被她约束的受不了,然后才鼓足勇气和一个丑陋的女人私奔的。
因为她离婚又和我们的局长有着暗昧的关係,所以她在一般人的眼里就有了十分动人的秘密,这里的男人一个个都像发情的公狗,见了她就把尾巴直立了起来,恨不得把那尘根也掏了出来摩挲一下。
结果那些人摸人样的公狗照例总是被骂的或是被羞辱的低着头远远走开。
却也奇怪,不出几天,那些公狗们又会摇着尾巴去靠近她。
我感到这种现象真的很奇怪,到底是因为她是传说中的与局长关係好的女人因此被这些男人们认为她一定是个要人命的女人吗?我迷惑着,却因此也被她微微吸引着,一点可以肯定,她绝对是美丽的。
日常工作使我们在一段时间里走的很近,我可以有机会在近距离观察她,不过我只是观察,我不会轻易的对她做什么。
日子过的很慢也很快,我在和她接触的过程里明显感到她对我的好感,我与的对话渐渐地也变的随意起来,关係日渐亲密。
到了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很奇怪,不会像小青年那样很快就要进入状态,我们都喜欢心里的火慢慢的旺起来,她今年也有36岁了,比我大了近6岁。
可我还是被她吸引了,因为的她身上的味道、没有一丝皱纹的面容和性感十足的身材。
仅仅就是这些吸引着我,在我眼里她只是一个纯粹意义上的女人。
我违反了不主动出击的原则,终于有一天,我对她说,谢谢你在工作上照顾我,我请你去喝茶吧。
她犹豫了一下,很快就答应了。
我想在那一刻,她也许在想,我为什么不直接请她去宾馆或者其他能从容说话或者可以更亲密的地方,而选择了茶社?我只是在心里暗笑:我之所以没有这样做,是因为我喜欢看着女人被情慾折磨着的脸的扭曲样子。
而那种样子也会在今天晚上、在她的脸上重现。
我沖了澡,便在约定的时间来到了那间茶社,我坐在一个用草帘围起来的包间里静静的等着她的到来。
小姐给我泡了一壶龙井。
我喜欢龙井的香味和绿绿的颜色,顺便我让小姐把灯光调暗,我喜欢看着小姐做着这些,我在昏黄的灯光里变的懒散,可能就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喜欢享受的人的缘故吧。
过了几分钟,小姐把她引导到我的包间门前,她的脸微微红着,说:「对不起,我来晚了。」我也微笑着说:「没关係,请坐。」其实,我们都知道这是女人惯用的小技巧。
坐在我的对面,我在微黄的灯光里从容的观察着她,看的出,她是精心準备了的,因为是早春,她就穿着我曾经对她说过的我最喜欢的她的那一套职业装,很奇怪,职业装穿在她的身上有着一种制服的味道,却从裹着的衣服里能散发出一种淫迷的味道。
我喜欢这一切,更何况她的衣服里面是暗红的、开口很低的紧身衣,一条同样色调的丝巾轻轻挡着胸前的白色,我知道,这确实是个会用衣服与装扮来表达思维的女人。
我们的话不多,开始只是静静的和着茶,我看着她,她变的不好意思起来,用很轻的声音对我说:「为什么老看我?」我笑着说:「我喜欢看你!」一句话就把那层纸说破了。
她的眼里立刻有了水一样的东西,那是身体里的荷尔蒙在起作用了。
我轻轻的握着她的手说:「来坐我身边吧,我想闻闻你身上的味道。
」她微笑着坐了过来,却说:「有什么好闻?!」就在她坐过来的那一瞬间,我闻到了一股夏耐尔的味道,确实她是一个讲究的、质感很好的女人。
我搂着她的肩,对她说:「那里呀,真的好闻。
」她微微软了下来,半偎在我的怀里,我的心微微动了一下,想着,这就是成熟与不成熟的区别。
我没有立刻去吻她的唇,我只是用手指在她微卷的长髮里梳弄着她的头皮,我确信这样能给她亲近贴近的感觉,她变的更加柔软,身体几乎是睡在了我的怀里。
我听到她说:「亲亲我吧。
」我把她的脸轻轻的转向我,我看着她的眼,她却微闭着,娇艳的唇在微微的抖动着……我低下头,用我的唇轻轻的接触了一下她的唇。
就在接触她的唇的瞬间,我感觉到她的唇张开了,我闻到了如兰的气息,她的丁香便温润的在我的口中了。
我只是轻轻的吮吸着这一瓣丁香,何等的香滑,我感觉丁香在蠕动,不觉我们的舌纠缠了,相互吮吸着。
我的慾望渐渐的起来,我的手在她的后背上下抚摩着,滑向她的胸前,把她的身体抬正,我的手在她的胸前爱抚,她微喘了,用她的滑爽的手把我手紧按在她的胸前,我的掌心便有了一种柔软高耸的感觉。
我的唇离开了她的唇,我的唇在往上探索,来到她的耳垂,我吸住那一个玲珑的耳垂,用舌尖轻轻舔吸着,慢慢的用我的唇遮盖她的耳,将舌尖进入她的耳里舔动,就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到她剧烈的抖动一下,便开始呼吸急促起来,胸脯也随着呼吸在我的手心里上下涌动起来。
我享受这慾望,用手解开她的上衣扣,隔着内衣抚摩着她的胸。
也许是她的急急的喘息激发了我,我的手没有思索的就将她的紧身衣拉高,嚷她的酒红色的乳罩暴露在灯光里,我从后面解开罩扣,我就看见了2粒浅红的如少女的乳头。
我奇怪着说:「你的乳头真的很漂亮,怎么像个小女生的样子。
」我在她的微笑里感到了一种微微的骄傲。
乳头硬立着,很适合我的吮吸,我用唇把哪个美丽的乳头含在嘴里,不一刻,边放肆了,手把她的裤扣解了开来,她犹豫了一下……我感觉了她的犹豫,我的手也停顿了一下,在电光火石之间,我感觉到她用灌满了水似的眼睛迷离的看着我。
在如波浪的眼神里,我分明感觉到一种渴望和微微拒绝的味道。
灯光此时变的更加昏黄涩暗,一种情慾的空气剧烈的瀰漫起来,我被这情慾的空气击中,在犹豫中,我决定去探索我本来就想知道的秘密。
我的手指轻轻的用力……裤扣解开了,就在这时我清楚地听见了她的一声微微歎息和喘息,裤口也跟着呻吟了一声。
我的背部忽然就像长了触角,剎那间就竖立了起来,我明显地感到自己在一瞬间变成了一头雄性的兽。
裤子的拉练缓缓的向下划去…我的鼻孔变的敏感,清晰的闻见从那用丝质短裤包裹着的神秘之地散发出来的诱惑气味,这种气味如此熟悉,又如此陌生。
那种气味顺着我的肺部迅速充满了我的身体,热热的顺着我的前胸象小腹涌动过去,让我变的硬立,变的膨胀起来。
我微微的低下头,就着昏暗的灯光我竭力辩识那发出迷人气味的源地所在。
我的左背上就软软的靠上来一团温热柔软的乳,使我的整个背部麻痒起来。
她的双腿慢慢的分开了一点,哦,就是这一点,已经足够我的两根手指滑入了。
我隔着丝的短裤在沟隙处,上下轻轻的揉磨着,移动着,挑逗着。
渐渐的她的小腹往前并平挺了起来,我的手掌像在一片柔软的平地上了,我用整个手掌抚摩着平坦的小腹,不觉中滑下……丝质的短裤显然不能把她的柔软而又坚硬的毛毛完全隐藏起来,我隔着顺滑的短裤,感觉到一根根的毛髮轻轻刺激我的手掌,那种隔着顺滑体验的毛髮隔绊刺激我的神经末端。
她的呼吸随着我的爱抚渐渐变的清晰和粗重起来,她的臀不安的扭动了一下。
我被这扭动激励了,用一根手指轻轻地拉开丝质短裤与她的右腿根部的结合处,丝质的短裤的右边变像她的胯部以上滑去,与大腿根部结合的裤边顺着拉力嵌入了她的肉唇里。
我的手掌微微抖动着,整个的按上了她的耻骨我耻骨下面的柔软处。
手掌明显传来她双腿之间的丰满与柔软,传莱她的肉唇被短裤边隔开分裂的感觉,在她肉唇的开裂处,有湿热传来,我的手指就有了她的爱液。
我用中指轻轻的触摸着她的右边的肉唇,她的毛毛根根粗砾,直观的刺激着我的感官,在粗砺的毛髮下,竟是柔软的铺满白色的肉色和微暗的肉唇,我不禁嚥下喉咙,用左手把她的短裤从右边整个拉向右边。
她的整个阴部变暴露在灯光里,为寒的空气刺激了她,可能是凉意瞬间侵袭了她湿热的阴部,她抽搐了一下,便适应了。
我感觉这时她拥着我的右肋骨处的手掌紧张了,抓住我的力气显然比刚才大了一点。
迷人的缝隙和黑色的毛髮就在我的注视里,我的目光好像也开始迷离起来,不好像更加清晰起来,我把手掌包围着她整个阴部,她肉唇缝隙里的湿热因为没有丝质短裤的阻挡,越发变的湿热。
我的中指便顺着那股湿热滑入缝隙里。
柔软的,甜蜜的,她的肉唇感觉像是去皮的荔枝,柔顺的就随着我进入的中指分开并接纳了我。
我的中指在轻轻的进入着,不时的往外抽出,再滑入,再抽出,渐渐的便把整个中指送入了她的阴道底部,手指的感觉越来越热,爱液越来越多……她的喘息随着我的手指的抽动一下一下的粗重起来,抓着我右边肋骨处的手更加用力了,我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快意和越来越强烈的慾望。
就用左手的食指的中指轻轻在我的右手掌中分开她的阴唇,顺势我的右手指与手掌结合处接触到了她的小巧阴蒂,我的手掌从右至左的运动起来,中指在她的阴道里面也转动着,中指和手掌结合的地方也随着我手掌的转动不停的刺激着她的阴蒂。
这时,她的身体好像是更加绵软了,靠着我的背部的乳房处好像出汗发热的样子,让我的整个背部更加麻痒。
中指渐渐的再她的阴道里用力了,由抽动变成了扣动,扣动着渐渐深入到她的最底部。
啊,我在心里讚歎,她的阴道竟是如此的短窄、丰满、肉感十足,就像传说中的女人名器。
想到这,我的手指停止了活动,我不能就这样浪费了,这样的名器不是用手指来享受的,它应该是由男人的生命之根来承受和享用的,我这样想着,中指便整个的抽出了她的温软的阴道,身体也跟着抬了起来。
随着我身体的抬起,她的身体也直立了起来,不过,还是软软的靠在我的身上,抓着我右肋骨处的手掌也渐渐鬆开。
我这样做不知道是残忍还是爱惜它,她的小腹才刚刚随着我手指的抽动挺立起来、臀部也刚刚绷紧,我的手指却离开了她的身体。
我扭头看着她,她的脸色显然被刚才的激发变的红润了,喘息依然粗重。
我就这样疼爱的看着她,她的眼睛就微张开了。
我看见她眼神里的幽怨和骚动,渐渐的她的眼神却迷离了起来。
我微微的转了身,搂着她的肩膀说:「你的那里真的很好。
」我只能这样说了,因为名器的典故说起来要花很多的时间,接着我又对着她的耳朵说:「你的那位离婚的先生真是可惜了,她不懂你竟然有这么好吗。
」我刚刚说完,她就嘤咛一声,贴上我的怀里,在微开的眼神里,用她的唇堵住我的唇……我的脑子里只有湿热,她阴道里的余温还残留在我的手指上,嘴唇里却又有了一股柔香,滑爽的把我的慾望重新点燃,我重又吮吸她的丁香,却也奇怪,那种性的慾望渐渐的熄灭下去,心中不仅升起一种湿湿的柔情,我开始用我的心去吮吸这温润的丁香了。
昏暗依然包围着我们,空气变的清晰起来,那是一股从她身体上散发出来的香气,我心里微笑着想,过去的香妃可是这种味道?正陶然间,我感觉口中有中吸力,渐渐的把我的舌吸向她的口中,我感觉到了,那种混合着甜香的吸引力,如此柔顺,却又如此倔强,我想拒绝,因为我从来都是主宰。
可是就在我的迷惑中,我却又欣喜的顺着那股吸力把我的舌滑向她的口中。
我的血液再次涌了上来,呼吸顿时变的有点急促,在她迷醉的呻吟中,我感觉她嘴唇里的吮吸的力量越来越大,像只八爪鱼要把我拖入那黑暗的、令人沉沦的、无边无际的慾望海洋里。
我感觉在慾望中挣扎,因为我的喘息极其的不顺畅,我调整着,渐渐的我变的精壮起来,那条尘根勃然硬立起来,就在那条尘根硬立的同时,我的双腿之间被她的小手覆盖了……无边无际的快感从我的双腿之间向上升腾着,我的呼吸终于又开始困难了起来,我终于挣脱了嘴唇,依靠在椅子的背上呼吸。
她的抓着我右肋骨处的手开始活乏起来,我的意识很快的又转向我的下腹部,因为那里有更快乐的感觉在吸引着我。
她的小手在我的裤子外面、双腿之间慢慢活动起来,我的慾望也从阴茎处一波一波的往上冲击,我只有闭上眼睛享受,因为我知道,更快乐就在不远处。
拉练下滑的「次次」声让我睁开了眼睛,我微瞇着眼睛,看着她的动作,我的拉练被完全拉开了,同时有一条鱼样的小手滑入我的拉练开口处,隔着我的短裤,我的阴茎就被她柔软的手围裹了。
阴茎变的更加挺勃了,龟头甚至达到了短裤的上边缝,我感觉有点疼痛,就不自主的动了动我的臀。
她感觉到了我的心意。
把她放在右肋骨处的手放到了前面,我的拉练处就有了她的两只可爱小手。
我不禁把臀向椅子边挪去,使我变成一种接近与躺着的姿势,可以让我更舒服的体会她即将给我的爱。
我只是微开着双眼看着她,眼睛里有大半是她的发,我便微微把身体向一边歪去,这样我就可以看见她的双手和她双手下的我的阴茎处了。
她把双手从拉练里拿了出来,用近乎滑动的手势轻轻解开我的皮带扣,顺势把我的裤边用双手按着,慢慢的往我的下面拉去。
我就微抬了臀,裤子和短裤就滑了下来,停留在我的睪丸下。
我的臀底落下,却接触到了冰凉的椅子,我激灵了抖动了一下身体,阴茎却被这冰凉刺激的越发挺立。
她用左手用捧的动作把我的睪丸包围在手中,右手套握着我的阴茎,轻轻的撸动着,我感觉她的拇指停留在我的龟头上,触发我的敏感。
渐渐的她把握着我的阴茎的手下阴毛处滑去并用轻力,使我的阴茎更加突出起来。
这时她的头往下去了,我的肛门处不仅有了一种焦灼的感觉,我的臀不仅往上抬起,我知道,我的阴茎将迎接她的嘴唇了。
温热的呼吸来了,我的龟头一下子变的潮湿起来,柔软的舌尖轻轻的接触到了我的龟头,我的快感立刻就瀰漫了整个阴茎和整个身体。
她只是用舌尖轻触一下我的龟头,便张开嘴唇把我的阴茎上半部分吮吸进去了。
她的嘴唇里像一个湿热的吮吸器械,没有任何坚硬的痕迹,我不仅在心里歎息,她不会用牙齿伤害我的快感的。
我的龟头的繫带的沟槽里感觉她的舌头变的扁平,用她扁平的舌边来回刮弄着,那种刻骨的快感顺着我我的阴茎向我的肛门处穿过。
她的口腔变的更加稠滑,我感觉她的唾液浸湿我的整条阴茎,她的头开始上下移动了,舌头灵巧的吮吸着我的阴茎。
她握着我的睪丸的手也开始活动起来,轻轻的压磨着,好像要把我的精液压出。
她的左手的中指向我的肛门处伸去,我不禁有挪动了身体,并把双腿分开了大了一点,她的左手中指便到了我的肛门,接着变轻轻用她修饰过的指甲开始刮弄了,之间夹杂着指头的磨揉。
哦,我已经有些迷乱了,恍惚中,看见她的头上下动作大了起来,阴茎被她口腔里的舌头吮吸的力度也渐渐大了起来,我只觉得我整条阴茎上是她舌头柔软滑腻的吮吸,不时从肛门处也传来一阵阵快感,混合着让我向快乐的顶峰渐渐滑去。
她的唾液少许少许的经过我的阴茎流向我的肛门,她揉磨着我的肛门的中指也变的滑润起来。
我只能喘气了。
我被她的吸弄快感从每个毛孔往外渗透,我的臀越发抬的高了,肛门就有了要收缩的感觉。
这时我感觉她的吮吸慢了下来,可能她意识到我的快感,知道快感要来临了,有意识的放慢动作,让我平静一下,然后聚集力量冲击她。
龟头上的马眼好像被什么触摸着,挑逗着,我清醒一下意识,哦,拿事的舌尖如蛇信一样在点舔着,快感再次上冲,我的臀在挺上的动作里加入了扭动,我的龟头与阴茎体结合的沟缝里,又有了被她吮吸的快感。
我瞬时有了一种想要飞上云端,射出急流的感觉,我缩了臀,把她的脸用手轻轻抬起,我看见她迷乱的眼神了,嘴唇上的水痕让她的唇更加亮丽性感起来,我感觉她的呼吸急速,我激情的吻着她的唇,轻轻说道:「我想射。
」我只听见她低声说:「我要你,放在我的嘴里。
」话说完,她的嘴又裹住我的阴茎吮吸了,她的右手也握着我的阴茎,随着她的唇的吮吸的节奏上下套动起来。
我的意识又开始模糊起来,只有快感明显的从阴茎上传来,我就又把臀往上用力挺起,双腿分开了绷紧。
她的吮吸越来越有力了,右手套动的力度也越来越大,几乎要把我的阴茎捏扁,她的做手中指也将指尖部压进我的肛门里伸缩着。
那种快感终于来临了,在她的吮吸里、套动里、伸缩里,我的肛门先是微微抖动收缩了一下,就开始一下一下收缩了,随着我肛门的收缩,我的阴茎也火热的收缩着,精液随之喷发而出,一下一下的射入她的口中。
我感觉她贴着我大腿面上的喉咙在上下吞嚥着,收缩带来的感觉使我几乎没有了思想,一切凝固在那收缩中,我无助的胡乱爱抚着她的后背,却从她的后背上也传来抖动收缩的感觉,我不禁把她的身体紧紧的搂向怀里……茶社的灯光依然昏暗飘摇,那生动、体贴、美丽、放浪的女人呀也一直在我的思绪里飘摇着。